Zoom创始人袁征获评《时代》年度商业人物:这一

时间:2020-12-13 09:26       来源: 未知

Zoom创始人袁征获评《时代》年度商业人物:这一


相关新闻:
Zoom创始人袁征获《时代》年度商业人物
新浪科技图尔编译
当米洛·麦凯比的女儿出生时,他可以看到女儿的10根手指、10个脚指还有深色的卷发;他可以听到宝宝响亮的哭声。但是他看不清女儿的眼睛颜色,更令人心碎的是,他不能用双手亲自抱一下自己的女儿。因为,他正通过Zoom看着这一切。
麦凯比从未想过,孩子出生时,自己竟然不在产房。但是,4月初,他因感染新冠病毒,被送往南加州的一家医院。一周多之后,他的妻子罗克珊在同一家医院分娩时,他仍在医院隔离治疗,而且病情严重,几乎无法下床。
在这样的情形下,视频通话已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希望可以免费地长时间地看到对方,希望记录下这一切,而且这中间不会出现技术问题。因此,他们选择了Zoom。和世界上其他人一样,在此之前,麦凯比夫妇几乎不曾接触过这个平台。然而如今,Zoom似乎无处不在。
“我记得开始宫缩的时候,每隔几分钟,我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听到他跟我说‘亲爱的,你非常棒’。”罗克珊说,“然后,我会转过头去看左边的视频。”在他们的孩子出生前,他们就这样隔着屏幕互相守候了11小时。“孩子,我没想到我会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你的到来。”八个月后,麦凯比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儿呢喃道。
在Zoom上看着自己孩子出生,已经让麦凯比感到十分惊讶。而这一切,对于50岁的袁征来说,也同样出乎意料。作为Zoom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袁征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努力为企业打造一个界面简洁但功能强大的会议平台。如今,从产房到小学课堂,Zoom出现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场景内。“2020年初,我们从未考虑过个人消费者或K-12学校这类客户。”袁征说。三月初,他曾让员工回家远程工作。几周后,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通过Zoom召开的内阁会议照片之后,袁征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公司将在这个新的虚拟世界中发挥重要作用。
尽管面临谷歌、苹果和微软等巨头企业带来的竞争压力,Zoom依然站在了视频会议的最前沿,每日会议参与人数从去年12月的1000万人次到今年4月份猛然增加到3亿人次。“Zoom”一词也成为了一个新的动词和前缀,成为社交隔离时代的新节奏。随着公司估值一路走高,袁征也登上了福布斯亿万富豪榜。
但是,在Zoom迅速普及的同时,一些问题也随之产生:安全漏洞让用户容易被监视和骚扰。它的普及也带来了职业倦怠,同时暴露了白领家庭与那些甚至连互联网都没有的家庭之间的差距。更有人指责,袁征为又一个自满的科技狂徒,给世界带来的产品加剧了分歧和虚假信息的传播。
针对这些指责,至少是安全方面问题,袁征采取了迅速的改进措施,并提高透明度。他的回应赢得了许多批评者的信任,公司的股价也自4月份以来增加了两倍。在苹果的应用商店上,Zoom获评年度下载次数最多的免费应用。Zoom之所以能在2020年的视频大战中脱颖而出,部分原因在于,Zoom和他的创始人一样,它灵活、直观且没有伪装。
低调的十年
Zoom可以说是两个年轻人的爱情产物。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生在中国泰安的袁征,是山东大学的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系学生。他的妻子——彼时仍是他的女友,就读于另外一所大学。两人相隔千里,坐火车要走上十小时。每次,去看望女友时,袁征都在火车上昏昏欲睡,想着睁眼就能看到心爱女孩的脸庞。
袁征开始对互联网繁荣心向往之。但是,当他的签证八次被拒时,他的美国梦似乎陷入了绝境。“那时,我非常难过。”他说,“但我就是不死心,直到他们告诉我,‘以后别再来了’。”
1997年,袁征27岁。那一天,他终于拿到了H-1签证。他最初加入一家名为WebEx的公司,在那里写代码。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参与视频会议平台的开发。2007年,思科收购WebEx。当时的思科媒体解决方案部门的高级副总裁、现任Zoom董事会成员的丹·谢曼(Dan Scheinman)回忆说,当时大家对袁征的评价是“要求高、具有技术天赋,是世上最棒的产品人之一,跟消费者沟通也游刃有余”。谢曼说:“就好比我们身边有一个莫扎特,但竟没有人意识到这样一个天才的存在。”
袁征似乎永远精力充沛,而且思路清晰,时常相信人性本善。“世界是公平的。”他曾说,“继续努力,做好你能做的事情。”
正是他的这种自信,在2011年,说服几十名WebEx的工程师跟随袁征一起闯荡。那一年,袁征宣布,自己打算离职去创业,开发一款视频平台。2013年,Zoom软件面世,除了免费的基础服务之外,还针对不同规模的企业推出不同付费等级的服务。虽然很多其他创业公司更倾向于用免费产品争取广泛的用户基础,但Zoom主要面向学校和企业网络,这些机构更愿意每年付费订阅Zoom的服务。
经过近十年的稳定增长后,Zoom终于在2019年上市。和其他持续亏损的上市科技公司(如Uber、Lyft和Slack等)不一样的是,Zoom具有盈利能力,且没有债务。而且,根据就业调查公司Glassdoor和Comparably的数据,得益于袁征始终强调的“传递幸福”的理念,Zoom也是员工评价最高的公司之一。袁征开创了一条可靠的路线,并且他对快速打入消费者市场保持谨慎态度。“在去年12月,我们的规划其实和上一年的几乎一样:没有远大的愿景,只是保持创新。”袁征说。
随后,疫情在全球蔓延,迫使人们宅家不出。他们在家刷剧,练厨艺,学吉他等等,以及越来越多人出现在Zoom上。他们在Zoom上开生日派对,家庭聚会还有公司会议;用Zoom来一起锻炼、相亲等等。纽约州甚至还认可了通过Zoom登记的结婚,这让袁征感到欣喜。从1月到4月,该公司统计的年度会议时长是原来的20倍,超过了2万亿分钟,收入同比增长169%。“这感觉好像就是,经过多年的努力,你的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袁征说。

Zoom创始人袁征获评《时代》年度商业人物:这一


一个如此小众的平台究竟是如何胜过苹果(FaceTime)、谷歌(Meet)、思科以及Skype的呢?首先,Zoom是免费的,至少40分钟的会议是免费的。Zoom的使用也异常简单:你都不需要下载Zoom应用,甚至都不用注册账户,只要使用特定的浏览器或操作系统就可以参加Zoom的会议。该公司的云端运营允许其相对无缝地进行扩展。虚拟背景既新颖又保护了隐私。
滚雪球般的效应保证了增长动量:越来越多的用户注册Zoom,撰写趋势报道,创造Zoom的热词,Zoom的使用也出现在电视上,这些现象又促使更多人加入该平台。与此同时,曾经一度风靡全球的Skype如今却因为母公司微软选择发展另一个视频平台Teams,而增长陷入停滞;又因为Zoom在教育机构已经收获一定影响力,年轻人对该平台丝毫不陌生。
Zoom的成功,也有其名字的一份功劳。Zoom这个名词,朗朗上口,熟悉又不那么正式,而且还带一点积极的含义。“我从未见过这样快速的发展。”加州匹兹学院的语言学教授卡门·福特说,“从未像现在这样,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词来描述同一件事。”
职业领域是第一个大规模采用Zoom的领域。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截至6月份,42%的美国劳动人口在家全职工作。大型银行和国际公司纷纷选择Zoom;12.5万所中小学也是如此,一个原因是因为袁征向他们免费提供该平台。
赞扬与批评并起
在隔离期间,Zoom也成为了维持社区的生命线。每周末,各种视频派对在Zoom上欢腾起来,其中包括Club Quarantine——一个特殊的多伦多夜店,借着Zoom平台已然发展成为一个国际现象。在周六之夜,Charli XCX和Lady Gaga等明星也会加入Club Quarantine,和数百名狂欢者一起纵情娱乐,这些粉丝中也包括先前无法融入夜生活文化的残疾人士。“无障碍始终是这个行业的一个缺口。直到我们都不得不在线上活动时,这个障碍才得以消除。”Club Quarantine的联合创始人瑟蕾娜说。
尽管有些活动可以顺利地适应线上世界,但其他更重要的活动(如宗教仪式和葬礼等)——则没那么容易。当92岁的埃斯特尔·考夫曼于7月份在圣安东尼奥逝世时,她的孙子布拉德和他们的犹太礼拜堂为她举办了一场Zoom告别会。告别会的整个过程十分顺畅,没有遇到一点技术障碍: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亲朋好友陆续加入线上告别会,回忆并分享了他们的缅怀之情。但是布拉德·考夫曼说,人们的情感流露显得有点不自然。“在视频里,对着一块小小的屏幕,人们似乎很难去表达他们的真实感情。”考夫曼说。
Zoom的最大优势——无障碍性——似乎赋予了该平台无限的可能性。然而,尽管该公司侧重平台的易用性,但这一特点也成为了Zoom的最大漏洞。“这就是硅谷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打入市场,让产品尽可能地对用户友好,安全性则日后再说。”软件公司Jamf的安全研究员帕特里克·沃德尔说。
由于Zoom在疫情之前并不十分出名,该平台未受到黑客或研究人员的广泛关注。但是在今年春季,Zoom的缺点逐渐暴露。令人震惊的头条新闻每天都会出现在人们视线中:被称为“Zoom-bomber”的恶意闯入者不断扰乱会议或课堂,散布恶俗、种族歧视或性别歧视的信息。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Zoom悄然向Facebook发送数据。Zoom还在端对端加密这件事上撒谎,引来FTC的调查。
沃德尔仔细研究了Zoom的代码,对于自己如此轻而易举地发现两个漏洞而感到震惊。其中一个漏洞可允许黑客控制用户的摄像头和麦克风。沃德尔的调查结果发布于3月30日,并引来人们对Zoom的广泛抵制。伊隆·马斯克因此禁止员工在SpaceX内部使用Zoom,纽约市的公立学校系统也被要求停止将Zoom用于远程教学。

Zoom创始人袁征获评《时代》年度商业人物:这一


“这样的事情骇人听闻。”袁征说,“我们已经如此努力地去工作,但为什么仍有那么多的负面新闻?”他对此诚恳地道歉,还宣布将在接下来的90天内改善公司的隐私和安全措施。私下里,他联系上沃德尔和其他安全研究员,请求他们的指导。“如果你不听他们的建议,你要怎么解决问题呢?”袁征说。
他连续几个晚上不眠不休地监控服务器功能,并检查新的安全功能。他还聘请著名的安全研究员,升级平台的加密功能,扩大公司的赏金计划以补偿有道德的黑客。袁征提供的透明性和表现出来的紧迫感,让沃德尔印象深刻。
这一年,感谢有Zoom
11月,在制药公司辉瑞宣布其疫苗的初步结果后,袁征的资产净值暴跌5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开始质疑Zoom在疫情之后能否维持现有的表现。这一消息反倒让袁征送了一口气:他不是很在乎今年这一年带给他的荣辱或经历的跌宕起伏。“我仍希望回到产品侧,这是我的强项。”他说,“至于公众人物,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
即便如此,事实表明,Zoom未必会迅速地驶入慢车道。截至11月底,Zoom的收入为7.7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67%;目前,在Zoom上面,员工人数在十人以上的付费订阅用户有433700名,较六个月前增长63%。企业越来越倾向于放弃成本昂贵的办公室空间,并且在招聘时也越来越不关注地点。根据美国研究公司Gartner的调查,到2024年,线下召开的办公室会议会将仅占所有会议的四分之一,预示着混合工作的未来近在咫尺。
视频通话的持续增加也引发越来越多的担忧。虽然生产力得到了保证,但心理健康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下滑趋势;很多用户开始抱怨“Zoom疲劳”,即连续不断的视频通话加剧了疲劳。视频通话也突显了会议参与者之间的差异,极度不利于家居环境拥挤混乱或无法流畅访问互联网的参与者。与此同时,这些新的沟通方式也进一步拉开了白领工人与被迫冒着感染病毒之风险去工作的基础工人之间的差距。
另一方面,新的Zoom模式也确实有可能打破一些长期存在的社会规范。Zoom提供了重塑职场内等级结构的可能性,减少了不必要的商务飞行。研究表明,增加的工作弹性对职场女性——特别是对有刚出生的宝宝需要照顾的母亲——有着积极的影响。
无论Zoom是否带来了一个更加平等的未来,我们在该平台上度过的第一年依旧令人难忘。恢复健康的麦凯比一家,如今已经开始憧憬十年后,向他们的孩子展示她的Zoom出生视频。“我们有这样的技术,实属幸运。”罗克珊说。
这一年,发生的一切,并非我们所愿;但幸好有Zoom,我们不再孤单。(图尔)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