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时间:2020-12-07 12:55       来源: 未知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阿慧

车在五家渠劳动宾馆门前停下,李主席正站在台阶上等我们,他敦厚的身材更显得高大。这些天我们通过几次话,彼此在电话里熟悉了,我一边和小何道别,一边跟随李主席进了大厅。
我把所在单位周口市文联的介绍信,恭敬地呈给李主席,还出示了身份证、中国作协证。李主席把它们摊在沙发扶手上,很仔细地看过了。
午宴设在劳动宾馆二楼,李主席说,他还请来了两位领导。我们刚在桌前坐定,两位领导就来了。李主席介绍说:“这位是五家渠宣传部高部长,这位是新湖农场杨政委。”
交谈中,高部长突然用河南话问我:“你是河南哪里的?”
我惊喜,用家乡话回答:“俺是河南周口哩。”
高部长也随着我说了句周口话:“俺也是河南周口哩。”
那话,那音儿,明明是标准地道的周口人儿。
李主席和杨副政委小声地笑。
我按捺住惊喜继续问:“您是周口哪里的?”
高部长配合我说:“俺是周口淮阳的。”
我坐不住了,霍地站起来,说:“咦!咋恁巧?俺从周口一蹦子跑到新疆,一抬头看见个领导,一问还是俺周口人,感觉没离开周口一样,你说这世界多奇妙。”
高部长也觉得有点巧,他说:“我三个月前才回了一趟淮阳,家里老母亲还健在,还和你们县委马书记吃了两顿饭。”
如果说在半小时前,我心里还有飘忽感,风中的风筝似的不知要飘向哪里,这会儿心里有了底儿,这底气来自高部长,这位在此当官的家乡人。我说:“马书记去淮阳到任前,在市文联任主席,是我的老领导。”
高部长说:“这么巧!”
服务员把菜端上桌,仍然是四菜一汤,看来新疆招待客人都是按标准来的。李主席见我半天不动筷子,他歉意地说,这附近确实没有清真饭店,点的菜都是我能吃的。我说,我最爱吃的是白水煮鸡蛋,用电水壶煮的最好吃。李主席就赶紧安排服务员煮鸡蛋。我说:“两个足够。”
李主席说:“多煮几个,要柴鸡蛋。”杨副政委说:“阿慧作家还是蛮真的。”
老乡高部长对杨副政委说:“要照顾好俺这作家老乡啊,她是回民,吃饭讲究。”杨副政委也学着我俩用河南话说:“中,中啊!恁放心吧!”
大家一起笑。
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心砖落地”的感觉,昨天的飞机落地,我的心却没有落地,这会儿才算真正踏实了。
临走,杨副政委对我说,明天他要到南方参加一个培训班,时间比较长。他说:“我已经安排过新闻科的小张了,她很快会跟你电话联系。这些天,司机老胡的车和人都听你调配,你想去哪儿他就送到哪儿。”
我说:“那我不成了李副政委了?”
他说:“对着哩。”
第二天早上,老胡师傅开车来接我,问我去哪儿?我说:“去新湖农场总部。”
胡师傅说:“好啊,走吧。”
车子行驶在油亮的马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一排排涌过来,如一群身着彩裙、粉墨登场的美艳女子。榆树一棵棵敦实地站着,树干粗短,枝丫发育成一个蓬松的圆。树下的绿荫也是圆圆的,风摇下榆树青青黄黄的叶片。有几头黑花奶牛早已等在哪里,晃着短尾巴舔舐地上的树叶,风不止,牛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吃完。车子一晃,一排白杨树金灿灿地压过来,杨树穿成黄金甲的模样,片片金叶的明艳,亮得让我睁不开双眼。杨树的枝条刺破天空幽蓝的包浆,有大朵的白云飘过来,任性地铺开。
十月的北疆,每走一步,就会掉进自然的画框,太阳光在路面肆意地跳跃。我的眼睛,还没有做好接受视觉盛宴的准备,目光竟有些惊慌失措。
视野更加宽阔起来,天和地,陡然大得无遮无拦。连路边的芦苇棵,都长成小树的样子,顶着满头锡白色的芦花自由摇摆。
胡杨树一片片长在荒野,躯干黧黑粗糙,看起来像一群不拘小节、胡子拉碴的汉子。树下的野草、野花蓬勃地生长,即使枯黄了枝叶也挺拔地站立,一副不向寒秋低头的架势。
胡师傅说:“这就是胡杨树。当地人说它,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
我想起家乡老人常说的一句话:事物仿主。就是说事和物相似于主人的品格,这胡杨树,也仿照了新疆人坚毅、坚韧的性格。
路面也更加的宽阔,胡师傅开车很虎狼,一扭超过一辆车,一扭又超过一辆。小石子在车轮下发出嘣嘣的脆响,又在路沟边听到几声沉闷地跌落。
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老师傅,性情里竟也豪放不羁。他说:“习惯了,这路我跑了大半辈子。”
我问:“师傅您家是哪里的?是怎样来到新疆的?”
他说:“我是苏州人,十八岁当兵到新疆。”
苏州我去过,那可是人间天堂。
我问他想家吗?胡师傅说:“怎么不想?我在这一待就是四十年,再有两年就退休了。退休后打算带上老伴,回南方老家住上几年。”说完,一声长长的叹息,又说:“只是我苏州的老爹老妈,临了没能见上一面。”
不敢去看胡师傅的脸,我的眼眶慢慢积蓄了两包水,不敢眨眼睛,怕它跑出来被胡师傅看见。
一眼看见,路旁树有蓝色路牌,上面几个鲜红的大字,如一排跳动的红心:“新湖农场欢迎您!”

标签:

友情链接():
儿童生长发育面膜内丹功空手道视频中药大全图片及名称劳动法全文肺结核的治疗柠檬广场舞排行榜忧郁症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