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业看实力:7家信托增资“补血”200亿元

时间:2020-12-05 12:02       来源: 未知

原标题:展业看实力:7家信托增资“补血”200亿元
摘要 11月份,银保监会甘肃监管局批复同意了光大信托增加注册资本金事项,将由64.18亿元增加至84.18亿元。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光大信托的增资尚未完成。   11月份,银保监会甘肃监管局批复同意了光大信托增加注册资本金事项,将由64.18亿元增加至84.18亿元。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光大信托的增资尚未完成。
  透过光大信托增资,《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自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出台以来,步入转型深水区的信托业,正在迎来一轮强劲的增资潮。
  据统计,截至目前,年内共有7家信托公司增资近200亿元,9家信托公司有增资或引入战略投资者意向。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一方面为了符合监管要求,尤其是当前资金信托业务开展的规模限制与信托公司净资产挂钩;另一方面,当前信托面临着转型发展、业绩下滑以及流动性风险等压力;并且,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开展离不开足够的资本实力。
  建信信托跃进“百亿俱乐部”
  据光大信托官网披露,光大信托总裁邵泉在10月22日的2020年第三季度经营形势分析电话会议上表示,“要确保尽快完成增资工作。公司转型发展加大投入和前期布局,需要有较强的资本实力做支撑,增资对于公司业务发展和风险管理都有重要促进作用,是年底之前尤为重要的一项工作。”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以来,国投泰康信托、建信信托、财信信托、西部信托、国元信托、江苏信托和光大信托7家公司增资已获批,增资金额分别为4.8亿元、80.33亿元、19.29亿元、5亿元、12亿元、50亿元和20亿元,合计191.42亿元。这7家信托公司增资后的注册资本总计为409.28亿元。
  其中,建信信托的增资堪称“大手笔”,注册资本金由24.67亿元增至105亿元,成为信托业“百亿俱乐部”的一员,位居行业第六位。
  至今,“百亿俱乐部”成员共8家,还包括重庆信托、平安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华润信托、昆仑信托和兴业信托。
  接下来的“百亿俱乐部”成员可能还将增添五矿信托和华信信托两家。
  5月底,五矿资本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发行数量不超过8000万股,募资总额不超过8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资净额拟用于对子公司五矿信托增资不超过55亿元。若完成增资事项,五矿信托资本注册资本将由60亿元增至115亿元。
  11月中旬,华信信托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并称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
  事实上,截至目前,仍有约9家信托公司在增资路上。例如,除了华信信托外,山西信托于11月12日对外发布了《关于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面向全国公开引入具备优势资源的战略投资者。
  记者还注意到,7月份,陕国投A公告称拟引进三家战略投资者,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7亿元;8月末,民生信托母公司泛海控股也发布公告表示,民生信托等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前期工作已启动;11月底,中粮资本发布公告,子公司中粮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拟以自有资金16亿元向中粮信托进行增资,增资后中粮信托注册资本金将达到28.31亿元。
  此外,四川信托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曾于7月28日发布公告称,四川信托拟增加注册资本15亿元,但其放弃对四川信托增资;同意四川信托引入符合条件的战略投资者,按照增资价格对四川信托进行增资。
  记者了解到,华澳信托和云南信托也有引战或增资方面的动作。
  融资类要求资本实力
  “增资背后有着不同的动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符合监管要求。”某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事实上,监管部门将信托公司相关业务的规模与净资产规模挂钩得越来越密切。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就有多处这样的规定。
  比如,在自有业务方面,资金信托新规规定,“信托公司以自有资金直接或间接参与本公司管理的集合信托计划的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五十”;在信托业务方面,则规定“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三十”。
  此外,关联交易也与信托公司净资产挂起钩来,如“信托公司将信托资金直接或者间接用于本公司及其关联方单一主体的金额不得超过本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十,直接或者间接用于本公司及其管理方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本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三十”等等。
  除了满足监管指标的要求外,如中粮信托的增资公告所言,本轮增资立足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和信托行业转型背景,有利于信托公司拓展业务发展空间,推动业务转型,提升盈利能力。
  “资本是我们最大的制约、最大的短板。”某中小信托公司的高管表示,在业务合作上,银行、保险公司都有其内部风控标准,比如我们净资产30亿元,但一些银行的标准却要求50亿元。
  上述信托高管还坦言,融资类信托承担了信用风险,就要求金融机构计提拨备、有吸收风险损失的能力。除了监管要求压降之外,我们也是主动地逐步去退出融资类信托业务,因为它确实需要足够的资本实力。
  实际上,引战增资也是信托公司提高自身抗风险能力、缓解流动性风险的选择。
  正在公开“引战”的华信信托,便要求战略投资者“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公司进行流动性支持,以保障信托投资者利益”。而在“引战”之前,今年9月24日以来,华信信托多达20只产品宣告延期兑付,引入战投有望帮助其化解兑付难题。
  “目前不少信托公司面临转型、业绩以及风险暴露、流动性风险的压力,尤其是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的爆雷。”上述受访信托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对于此类风险项目的化解,股东应当给予必要的流动性支持。”
  本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银监会下发的《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就曾要求,信托公司要建立流动性支持和资本补充机制。
  而近期央行的一份报告也要求,完善资本监管标准,确保信托公司保持与其业务发展和风险控制能力一致的资本水平;重点关注信托公司资产风险状况、股权关系及实际控制人信息、固有资产真实质量等情况;压实信托公司及其股东的主体责任;等等。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