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坐庄仁东?暴跌前被精准减持

时间:2020-12-11 22:36       来源: 未知

原标题:谁在坐庄仁东?暴跌前被精准减持 资本大佬李跃宗被刑拘

谁在坐庄仁东?暴跌前被精准减持


  记者从权威信源证实,在12月1日,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确实已因涉嫌犯罪被浦东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有点复杂,目前还在讨论当中,刑事拘留的时候定的罪名不一定是最终的罪名,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12月11日下午,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权威信源证实,在12月1日,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确实已因涉嫌犯罪被浦东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有点复杂,目前还在讨论当中,刑事拘留的时候定的罪名不一定是最终的罪名,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有媒体报道称,李跃宗被刑事拘留一事或与庄股仁东控股高度相关。
  连续跌停的仁东控股在断崖式下跌的路上仍在加速,已收获13个跌停。而就在不久前,其还是被很多人加杠杆买入的超级牛股,在暴跌前今年其一度暴涨了数倍,从16.16元涨到了64.72元。
  在暴跌之前,牛散等各路资本已精准减持。
  此外记者注意到,仁东控股实控人频频变更,各路资本你方唱罢我登场,并留下了后遗症,虽然德御系交出控制棒已接近两年半,但仁东控股仍身陷德御系带来的15亿担保案泥沼。
  超级牛股变脸背后是债务危机,10月末仁东控股曾公告,其对兴业银行3.5亿短期贷款本金未能如期偿还,同时,其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2192万。此外,其与国资的合作也以“分手”告终。
  11个跌停后的12月9日晚间,深交所官网发布了《关于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称,本所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该标的股票融资买入。
  二度接手仁东控股的富二代霍东拿什么拯救仁东控股?12月11日,仁东控股接线员为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转接了相关负责人电话,但无人接听。
  连续13个跌停,资本大佬李跃宗已被浦东警方控制
  12月9日晚间,深交所官网发布的《关于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称,根据各证券公司报送的融资融券业务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收盘后,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和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该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依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的规定,本所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该标的股票融资买入,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背后是连续跌停后,融资盘或已经爆仓。
  官网显示,仁东控股是一家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公司股票为全国首只金融科技指数-香蜜湖金融科技指数样本股。按照中国证监会最新发布的行业分类,公司属其他金融类上市公司公司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融资租赁、互联网小贷等五大板块,未来将进一步拓展商业金融、科技金融、产业金融等创新业务领域,打通第三方支付相关业务的上下游产业链,成长为传统金融与创新金融并驾齐驱、优势互补的多元金融科技产业标杆。
  发布公告这一天,仁东控股迎来了连续的第十一个跌停板,报18.88元/股,换手率0.13%,封单量超过170万手。较11月20日时的64.25元/股,仁东控股股价已暴跌超70%。
  此时,市场内消极情绪已经蔓延。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仁东控股确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据报道,该庄家控制了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庄家在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配资盘闻风也大举卖出,而仁东控股跌停后的成交量极低,且卖盘很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不过,该消息未经仁东控股证实。
  12月10日,据媒体报道,接近上海执法部门的人士处了解到,一名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已被浦东警方控制,而李跃宗很可能与仁东控股坐庄高度相关。“李跃宗和他的手下都被刑拘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这个案子牵涉面会有多广,还不清楚。被抓的原因是这些人涉及虚拟盘,涉嫌经济诈骗被刑拘。”
  12月11日下午,一位权威信源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证实,在12月1日,李跃宗确实已因涉嫌犯罪被浦东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有点复杂,目前还在讨论当中,刑事拘留的时候定的罪名不一定是最终的罪名,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与国资“分手”引发暴跌?
  从时间上看,仁东控股连续跌停是在“分手”国资之后。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跌停与这次“分手”相关。
  据仁东控股公告,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天津仁东、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股份委托管理协议,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仁东控股119088160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海科金集团进行管理。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2019年11月15日,上述协议正式生效,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双方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初始托管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
  据仁东控股2019年年报,经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及子公司拟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借款年利率不超过7.5%,该借款主要用于公司经营、周转使用,支持公司对外投资项目,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核心竞争力。但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控股第一年,仁东控股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899681.04元,较2018年的52986949.73元下跌43.57%。今年前三季度更是同比盈转亏,亏损2192万。10月末还公告发生了3.5亿短期贷款预期的情形。
  祸不单行,2020年11月15日,上述协议到期,海科金集团也与其分手;公司控股权重回仁东信息,实控人则为合计持有公司28.75%股份的霍东。
  双方“分手”一事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11月24日晚间,仁东控股在回复关注函中对此解释称,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
  各路资本借国资入主概念“精准减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跌停之前,仁东控股已被各路资本“精准减持”。
  据仁东控股8月13日公告,2020年8月12日,仁东控股收到景华发来的告知函,获悉其减持公司股份数量超过1%。此番减持股数为1887.19万股,减持比例为3.37%。
  早在2016年年初,景华便已入局。彼时,宏磊股份易主,原实际控制人戚氏家族将所持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7%的股份悉数转出。而承接这部分股份的新股东方包括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健汇投资有限公司、杭州焱热实业有限公司及自然人景华。
  据仁东控股2016年1月19日公告,戚建生与自然人景华已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向景华转让股份共计11184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9%。上述股份性质为无限售条件流通个人股。标的股份本次转让的每股转让单价为27元,本次转让总价款为301968000元。
  景华减持仁东控股之际,正值仁东控股股价“高歌猛进”之时。截至8月12日,仁东控股收盘价为43.65元。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43.65元相较于去年年底的16.74元每股,涨幅为134.68%。
  另据仁东控股8月29日公告,景华的润泽2号基金的所持股份因被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平仓措施,被动减持52.25万股,减持后持股比例低于5%。
  这并非仁东控股近期唯一一次被资本减持。
  2020年3月27日,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京基集团陈家荣于2019年8月13日至2020年3月23日陆续卖出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减持后仍持有7.11%的股份。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每个季度均在减持。据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在2019年三季度减持7949605股,四季度减持16072342股,2020年第一季度减持7730318股,二季度减持5388000股,三季度减持7861635股。多轮减持下来,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占总流通股本持股比例已由2019年9月30日的15.25%降至8.63%。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分析称,仁东控股多年以来是个资本玩家的工具平台,自身业务羸弱不堪,自从去年和海淀国资进行合作以来,股价在游资炒作下已经过度泡沫化,而同时仁东控股和海淀国资之间并没有实质性股权转让或业务协同,随着与海淀国资合作终止,游资也基本获利撤离。
  仁东控股深陷15亿担保案乌龙局
  多次减持仁东控股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为郝江波的全资子公司,而郝江波与德御系关系密切。
  工商资料显示,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19日,注册资本50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田铮,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业;自营和代理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计算机科技及软件、电子产品的销售;人工智能技术、自动化技术的研发、应用及服务;企业管理咨询;经济贸易咨询;市场调研服务;通讯工程;资产管理。”
  德御系发源于山西晋中,成员主要包括田文军、郝建明、王宏等人,主要从事非煤产业,擅长资本运作。据仁东控股发布的一份公告中称,田文军为郝江波的配偶。
  德御系入主仁东控股,始于2016年。据宏磊股份公告,控制着宏磊股份的以戚建萍为首的戚氏家族以27元/股的价格转让1.2亿股,总对价32.5亿。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接盘56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5.9%,成为宏磊股份第一大股东,郝江波成为公司实控人。
  直至2018年年初,内蒙古富二代霍东从德御系接过控制权。2018年1月,民盛金科公告,收到相关股东的函告,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1月31日,民众创新拟将所持有的民盛金科40193250股股份转让给云驱科技,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将所持有的民盛金科51571504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云驱科技。权益变动后,民盛金科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霍东。
  德御系交出控制权接近两年半后,仁东控股发觉其陷入15亿担保案的泥沼。
  2020年6月,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诉讼,称其认购了15亿元大业信托设立的“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为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而榆糧粮油未能按期偿还贷款本息。根据指控,仁东控股为该资管计划提供了担保。
  据仁东控股8月1日公告,一份盖有“民盛金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章的《担保函》显示“保证人民盛金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同意向潞城农商行出具保证函,保证范围为:潞城农商行认购的,大业信托设立的《信托合同》,认购金额为15亿元整,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为粮油公司。担保范围为:潞城农商行认购资管计划的投资本金15亿元,年化8.5%的投资收益,潞城农商行实现债权的费用以及其他应付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催收费用、诉讼费用、仲裁费、财产保全费、评估费、破爱卖飞、执行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及其他费用。担保方式为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
  不过,仁东控股认为该份《担保函》无效。仁东控股称,经自查确定,仁东控股没有本案所提及的全部合同及担保函等全部协议原件,没有接触、签署过上述文件,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没有相关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独立董事未发表独立意见。
  富二代霍东“点石成金”失效?
  霍东入主仁东控股首年,仁东控股业绩骤增,扭亏为盈。
  据仁东控股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86亿元,同比增长55.8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5298.69万元,同比增长124.56%。
  据证券时报报道,景华曾评价霍东称,“霍东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受命于危难之际,霍东的到来使仁东控股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据仁东控股2019年年报,霍东,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曾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之后创办仁东集团,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现任仁东控股董事长。
  外界普遍认为,霍东为庆华集团二代。公开资料显示,庆华集团为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董事长为霍庆华。2015年,霍庆华家族在胡润百富榜中的财富达到140亿元,排名上升至第188名,被称为内蒙古首富。不过,庆华集团其后资金问题爆发,且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贝壳财经记者此前注意到,在庆华工作期间,霍东频频亮相。庆华官网显示,2012年6月,南非总统法律顾问率领考察团莅临新疆庆华集团,当时年仅25岁的霍东作为中国庆华集团董事长助理协理全程陪同参观。2017年6月,霍庆华、霍东一行赴沧州渤海新区进行商务考察。霍东职位为总裁助理。
  出身庆华集团的霍东家族财富不容小觑。2018年3月,民盛金科在一篇回复交易所公告中透露,霍东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不过,11月15日二度接手仁东控股的霍东并未展现三年前的“扭转乾坤”的魔力。连续十一个跌停后,仁东控股的总市值已由11月15日的329.13亿元降为目前的105.72亿元,蒸发超过200亿。
  人事震荡也接踵而至,仁东控股独立董事柴晓丽选择离开。据仁东控股公告,公司于2020年12月4日收到独立董事柴晓丽女士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原因,柴晓丽女士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同时辞去公司薪酬与考核委员会主任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二度接手仁东控股的富二代霍东拿什么拯救仁东控股?12月11日,仁东控股接线员为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转接了相关负责人电话,但无人接听。

标签:

友情链接():